☆晨星☆

清空lof,只留图和企划。
一只孩厨,也是个Brandon Routh狂热痴汉。
除了企划设定以外的文字发布在子博客@V.R.
Over。

不死鸟库兰多尔与火焰领主耶瓦乌德。
被称作魔王的原初火焰造就的火神不死鸟库兰多尔,原初的火焰诞生的恶魔耶瓦乌德,光与影的正反面,却因为性格的原因走向了相同的道路——被称作魔王。
同一个灵魂在两个世界不同的投影,不约而同的焚烧了世界,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人性,不约而同的涉足人类的世界,最终不约而同对人类进行方式微妙的帮助和保护。
库兰多尔是出于愧疚,耶瓦乌德只是为了人类的趣味。但同一个灵魂的不同映像最终都是殊途同归。

p2p3原图,p4线稿,论一张线稿的兼容能力x

教练我想学板绘…!!

这是今天晚上的鱼,不打手稿的指绘令人憔悴。

近期摸鱼,罗达尔斯特二版三版人设,p1是最后定稿x终于确定长什么样了呢可喜可贺x

亚伦德尔。
“昏庸”的明君,因处死了护国骑士,间接导致王国灭亡而以昏君之名闻名,之后的史实里所记载的一切都突出了他的错误,他对于王妃出轨行为的愤怒,以及因此做出处死盾之白骑士的错误决定。
因此,他是一名“昏君”。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国家风雨飘摇,传递到他手上之时已经破败不堪,亚伦德尔不是伟人,不是天才,不是圣人,他没有能力重新撑起这个国家。他在向王位攀爬的过程中变得过于敏感,过于孤独,从始至终能够陪伴在他身边,他回过头去总是会在那的,仅仅只有他的骑士,怀亚特·R·帕尔默一人而已。
亚伦德尔在位时期民心所向,因为他确实是一个贤明的君主,但他也确实逼走了剑之骑士,冤死了盾之白骑士,他自己也因此后悔不已,因此当鲜血魔女举起利刃之时,被绝望与愧疚吞噬的王,放弃了反抗。
“骑士,他一定是憎恨我的。”王这么想。
“我从未怨恨过殿下,我理解他。”可骑士这么说。

近期摸鱼,全是oc。

p1是英雄之名饱受争议的兽人罗达尔斯特,因为生前太过出名,在被作为亡灵使魔复生召唤之后一度感到苦恼,被同盟的巫师塞上一副眼镜信誓旦旦这次就没人认出来了。

p2是剑与盾之骑士,曾经最耀眼的组合,盾之白骑士怀亚特·R·帕尔默(右)与剑之骑士塞西安利特·杰斯特(左)是关系最好对挚友,他们一同成长,一同训练,在杰斯特因出言不逊意外引来灾祸之前,剑与盾之骑士是这个王国最耀眼的明星。

p3,鲜血魔女。丹娜·杰斯特·帕尔默是剑之骑士的女儿,盾之白骑士的养女,在父亲不得不陷入逃亡之前被交予亲生父亲的挚友,在怀亚特的庇护下成长至十三岁。之后便是举世皆惊的白骑士不洁之罪,她知道父亲分明无辜,作为这个王国最忠义的骑士,他绝不会做出与王妃私通的行径。
她疑惑父亲为什么分明无罪却没有反抗,而是选择将她送走,或许是他知道自己也许终将被释放吧,丹娜这么想着踏上了旅途,却在路途中得知了怀亚特被处以火刑的消息,随后,作为“不洁”的骑士的女儿,她被残忍抛弃。
仇恨席卷了少女的心,因此当蒙在黑衣里的吸血种明显不怀好意地向她伸出手,承诺为她与白骑士复仇,却要她饱受折磨,成为怪物之时,她没有犹豫地拉住了那只手。
“你发誓。”
白骑士的女儿成为了无名的鲜血魔女,残忍屠//杀二十余名皇室成员,当权者与其王妃尤其死//状奇惨,举世皆惊。
“我为复仇而来。”

p4,第五和都,十三岁,祭典这一养//蛊的残忍仪式年纪最小的参与者,巫术七大家的直系,却是弃子。自己对此没有太多自知,认为自己胜券在握。
性格看起来活泼冲动,天真烂漫,但是七大家的嫡系,怎么会那么简单呢?

我就、就、不打tag了。
从来没有这么嫌弃过自己的水平,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看qwqqqqqqqq登登啊登登啊。
人类艺术穷尽全力也难以还原的完美外貌,何况我这个小菜鸡。

时空穿行者企划,新设定wip。
不被允许存在魔法世界中的唯一巫女——浅蓝。

存一下,极限一小时,给同人墙上一位朋友画的同人。大头,十三岁的魔法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