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景文_沉迷灯团无法自拔

这儿阎景文,画渣文渣,懒癌晚期,画风少女而且废。不嫌弃可以戳我玩√混语c圈,沉迷名朋无法自拔。

[万银]说不出口的“I am your son”

#时间线逆转未来的未来部分
#快银灵体状态
#私设已经知道万磁王的身份,但是从未坦白过
#快银主观视角

    自被从岛上救出去往x学院已经很多年,人类研究出的新武器[哨兵]将变种人群体带入黑暗年代,身为速跑者,我与瞬移者都成为哨兵为了降低变种人机动性的第一目标,而我们的能力却又是最适合牵制敌人和转移同胞的人选。在一次转移中我像以往一样去牵制哨兵,超级速度足够我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安全,但那一次我因为一个战术失误而失去了生命,曝尸荒野。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睁开眼前,而实际上我在短暂的黑暗中沉沦了片刻就再次睁开了眼睛,只是是以另外的形态。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一个灵魂?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继续留在世界上,我没有强大的执念也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或许是有的。

    小时候阴暗的地下室和继父的殴打,还有同学歧视的眼神让我渴望见到我的亲生父亲,不管怎样我希望他带我离开那咸鱼一般咸的发臭的生活。但是他没有,他没有出现过。我只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个能够操控磁场的人,而后来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过操控磁场的男人只有一个。

    万磁王。

    或许这就是我的执念,我从未与父亲相认过,我甚至作为一名x学院的学生与他对抗,而我想要亲口告诉他,哪怕他听不见。这就是我的执念,让我以这种形态在死后依旧存在于世界上的原因。我的瞬移者同伴雾化离开,这让我觉得我的牺牲没有白费,不过——我现在在乎的不是这个。

    我没有原来的能力,这有点可惜不是吗,我曾经是世界上跑的最快的变种人,现在是一个变种鬼——开个玩笑,现在哨兵根本感觉不到我,开个玩笑也没什么不是吗。

    不过我不知道我能在世界上呆多久,所以我想……我需要快点找到他,万磁王,我的父亲。其实我还抱有一点不切实际的期望——他的能力是磁场,说不定可以感知到我。

    我开始了寻找,说真的这可真好笑,像极了恐怖故事里阴森的古堡——现在是阴森的全世界,孤魂野鬼到处飘荡,喊着一个名字——好吧我没有喊任何人的名字。而且像我这么帅的孤魂野鬼也不会吓到人的对吧。

    我在学院的飞船上找到了他,万磁王,我曾经的敌人,我一直以来都在等待着的……父亲。还真是千欢说的那样白发人送黑——呃……银发人。

    这是个冷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他不知道他有我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也谈不上为我伤心,只有我依旧幻想着父亲怎么样,和小时候一样,我渴望父亲的出现,渴望父亲的关爱。而实际上,他只会回我一句,你是谁。或者看中了我的能力,想让我加入兄弟会。哦算了吧,就我这样的,他也看不上。无论生前死后,我都是一个loser,没有任何改变。这样的儿子,骄傲如他,怎么会承认呢?对吧。我继承了兰歇尔家族的血脉,却给它蒙羞,我继承了他的银发,却让它成为耻辱。这样的儿子,他怎么会承认呢。

    真可笑,我感觉到了心脏的抽痛,可我的尸体早已经腐烂成了白骨,哪来的心脏?我飘荡在他的身边,依旧没有说出口,我是你的儿子。哪怕他听不见,我也难以启齿。我没有任何值得父亲为我骄傲的地方,我继承了他的血脉,却让它因我被侮辱。因为我是个[天生的小偷],天生的。

    “Magneto……我……”我是你的儿子。我无数次想要说出来,可我都没有说,生前没有机会,死后没有胆识。我跑道他的面前,他穿过我透明的身体继续前行,是啊,他看不到我,他感觉不到我。

    所以,他的目光也依旧不可能因我停留。我想成为一个强大优秀的变种人,让我能够带着骄傲告诉他我的身份,但是我没有做到。

    “Magneto,我有话跟你说,看看我,好吗,求求你,看着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他听不见。

    是啊,我已经死了,连尸体都已经腐烂风化,只剩下斑驳的残骨,他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

    “你是我的父亲。”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拼尽全力成为足够令他骄傲的人,然后告诉他,这句话。

    可惜不能重来。我已经死了,我再也没有机会。

#好吧其实这是我的自戏x食用愉快x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