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景文_沉迷灯团无法自拔

这儿阎景文,画渣文渣,懒癌晚期,画风少女而且废。不嫌弃可以戳我玩√混语c圈,沉迷名朋无法自拔。

【万银】【性转】遗言

#万银性转注意避雷
#逆转未来未来部分
#私设已经认亲

    “Petra,这很危险。”
    “我知道,但是我的能力应该足够牵制它们一段时间。如果我没能回来,请帮我向Magneto带一段话。”

【录音播放开始】
    伸手做了一个拉伸的动作,弯下腰去检查靴子的拉扣。将身上为了方便藏匿的黑色战服稍微扯了扯,抬起手拿起剪刀,将留至腰际的银色长发剪成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长发不方便在这黑暗年代奔波,还容易遮挡视线。所以,再见了,陪伴了十几年的长发。

【Mom,如果我没能回来,我有些话想和您说。】

    伸手拉下护目镜,绽开一个笑容,抓住了kurt的手臂。其实心里很清楚选择只身去牵制哨兵,给kurt争取时间将同伴转移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决定,但是牺牲自己一个换取大部分同伴的存活,比全部覆灭在这里要好的多。

    “kurt,送我出去。”

    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或许在死亡的威胁下人会在一瞬间成长,我希望我的背影能够像我的母亲一样,无畏而决绝。哪怕这是我的最后一战,作为万磁王的女儿,我也应该承担起流淌在血脉中的责任与骄傲。

【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你的骄傲,作为你的女儿,我却总是太过幼稚和天真,让你失望。】

    天际一片黑暗看不出天空本应该有的蔚蓝,沉重的云彩覆盖天空,仅仅遗漏出些许失去温度的光线,将天地勾画出一丝轮廓。这仿佛不见星空的永夜,正如我们将要面临的未来,黑暗,冰冷,毫无希望。

    稍微活动了一下关节,吐出一口浊气,这天空阴沉沉的,就像变种人如今的遭遇,我们只能像夜幕下的老鼠一样四处躲藏,无法反抗,像猎人猎枪前的猎物,垂死挣扎。

    身边的蓝色瞬移者化作一团蓝色烟雾消失在身边,仅仅留下自己一个人抬起头注视着天空越来越近的三个光点。

    哨兵,来了。

【这一次我想学习你的风格,承担起你所遗传给我的骄傲与责任,兰歇尔家族的骄傲与责任,我将要为了同伴而奋战。但是,我可能会因此失去生命。】

    地面猛地颤抖,深吸一口气,将全身的肌肉绷紧,仔细回想着在x学院模拟室学会的战斗技巧,向前跨出步伐。

    时间仿佛凝滞,以一种极为缓慢的姿态流逝。

【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悲伤,en……如果想我了可以吃一块Twinkiess,我记得我存了不少。当然如果过期了就算了,拉肚子这种事情很挫的。】

    小腿肌肉绷紧,双腿骤然发力,整个人化作一道银色的影子,顺手拉起一根铁杆,瞬跑到一个哨兵的身旁,借由两旁坍塌的建筑物腾空跃起,猛地把它穿刺进哨兵的颈部,再瞬跑拉开距离。很好,这些大家伙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吸引,那么接下来就要小心集火问题了。

【我的老妈可是万磁王哎,吃坏了东西这种事情怎么能发生在我帅气的老妈身上!而且少了我这个帮不上忙还需要你保护的小跟班……没了拖后腿的你一定更强大!】

    在攻击接踵而至之前跑出一条弧线完美躲过,那在视线中被无限放慢的炙热攻击并不能击中自己,但是对手是三个,不能放松警惕。废墟上有很多裸露和断裂的建材,虽然不能给哨兵带来伤害,但那是仅有的武器,作为一个变种人,自己也是他们的目标,因为速度,可以同时攻击多个,虽然没有伤害力却也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这就是只身涉险的目的。

【我……我才没有伤感哦!呐,答应我,就当从来不知道我的存在,快银只是你身边的一个跟屁虫而已。没必要为一个烦人的跟屁虫烦恼啦!】

    借助超音速下重力有所减轻,跑上一旁建筑物的墙壁再将手上的棍子狠狠的敲在另一个哨兵的头上。金属弯折了,而哨兵完好无损。我知道的,我的任务只是牵制,多久我不知道,我们根本没有约定撤退信号。

    这是一个必死的决定,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都什么时候了,你这个笨蛋下属还在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真是愚蠢和幼稚对吧。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就是忍不住,想多说一些。】

    双手的虎口都被震裂,即便身体在高速代谢却也依旧感到了四肢有着些微的酸痛,略一停顿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哨兵的头部已经打开,炽热的猩红从其中喷射而出,不顾手上震裂出的伤口在地上猛地一撑迅速跑出一道弧线,引诱炽热的攻击将另一个哨兵的头颅扫下。

【如果这之后你还能找到我的尸体的话……或者我有什么东西遗落了下来的话,我还是有一点私心想要你能够带着我留下的某件物品……没别的意思啦!!我就是想换个方式也能陪着你en……虽然你大概不需要?】

    只要不是Omega级别的变种人能力都有一定上限,而四肢传来的疼痛正在预告极限的来临——那也将是自己的死期。脱力的感觉很快袭来,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无法转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敌人越来越近,仿佛有什么东西绊住了自己,在惯性下身体猛地抛飞出去。

    ——永夜将至。

【我想时间不多了,尽管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说出来,但是……我想说多了你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听完它。那么,我只有最后最后一句话,请你听完这段录音。】

    尖锐的痛楚从背后传来,整个腹腔被尖锐的金属贯穿忍不住惨嚎一声,疼痛与鲜血模糊了意识。

【Mommy,我爱你。】

    无尽的坠落,逝者再也与世无缘。永别了,我敬爱的母亲,我爱你。

【录音播放完毕,嗞……】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