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景文_沉迷灯团无法自拔

这儿阎景文,画渣文渣,懒癌晚期,画风少女而且废。不嫌弃可以戳我玩√混语c圈,沉迷名朋无法自拔。

一个人的圣诞夜

惊觉自己好久没写东西于是写篇自戏凑数(ni

*奇异博士独白
*大概偏漫画设定
*王奇异奇异铁奇异盾友情向x

灯火点亮街道将纽约照亮显得灯火辉煌,欢笑和赞歌将圣所包裹,整个纽约此时此刻大概只有这栋闹鬼的房子面前冷冷清清。自从老友相继离世之后所谓圣诞夜便彻底失去了意义,独身一人的圣诞夜与普通夜晚无异。生命法庭的赐予此刻看来并非恩赐,万物万事有失必有得,从此时光不能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刻痕可是却可以带走身边的一切将人投入孤独深渊。

灯。

暖光亮起照亮一片空旷,许久没有打理过的楼梯扶手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曾经会将圣所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Wong是离开的最早的那一个,比起那些拥有异能与血清的老友,他只是一个修炼刻苦的普通人。八十多岁算不上高寿但也不算早亡,本应该是普通人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他却依然如故,叨念着书柜顶上无人打扫的尘埃以及琐碎事物,之后就是离别,葬礼。不算萧瑟但也绝不热闹,久远的记忆依旧仿佛昨日,不像早已斑驳染上时光的书页,模糊的字迹已经依稀,昏黄的灯光下已经难以辨认。

翻过手中的泛黄而脆弱不堪的书页,手写的梵文已经在纸张上晕开,自从Wong离去之后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陪伴与跟随,匆匆离去时遗落在桌面或地面上的书本再也不会有人及时收起放置回原位,只能孤寂的躺在那里任由风将书页翻动直到它的主人重新归来,或者被强风扫进一地尘埃静静等待。

门。

嘈杂的音乐混杂着人声回响在街道,一扇圣所的大门将一切隔绝成两个世界,世俗的与魔法的,也是喧闹的与寂静的。Tony Stark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身在另一个维度以至于将葬礼错过,一切喧闹重归寂静,世界缺失了一位超级英雄,也缺失了一位科学天才,我甚至没有赶上前去吊唁。

听说那是一场Stark式的葬礼,没有任何悲戚的气氛只有喧闹与狂欢,仿佛一场盛大空前的party而并非一场葬礼。驾着雷霆而来的神袛与来自四面八方的故友们赶来还未来得及被痛便被拉着参与了狂欢,这的确是他的风格,张扬而又独行特立,我行我素且有着孩子气的执着顽固,你永远拿他没办法。

歌。

圣诞的赞歌从窗棂间钻了进来在空旷的房间中回响,歌颂耶稣的诞辰以及他的伟大。

那是一场盛大空前的葬礼,无论是总统,军人,商人,还有年事已高的亦或尚且年幼的超级英雄们都参加了这场葬礼,悲壮的音乐中星条旗迎风飘扬,抬棺的人几乎都已经将行就木,除了已经违背了自然定律的自己。这场葬礼属于那位精神领袖,美国的象征,无论是作为Steve Rogers还是Captain
America,他都值得这一切。属于他的纪念馆和纪念广场他的雕像依然屹立,正如他所代表的信念一样将会长存于世。

突然敲响的大门打断了思绪,合上手中书本放回原处。记忆是奇妙而令人惊异的东西,即使时光流逝,不复往昔却依旧清晰如同昨日,仿佛刻印脑海难以磨灭。

每个人生都是一条河道,两条通道交汇一处都将形成一方湖泊,有些水浅而缓没有什么交集,也有些一望无边如同汪洋大海。故友投入了死亡女神的怀抱却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记忆,未来漫长的孤独岁月里偶然回首,至少曾经不算孤独。而之后前路险阻如何也终究只会是孤身一人。

这便是生命法庭赐予的恩泽与考验。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