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景文_沉迷灯团无法自拔

这儿阎景文,画渣文渣,懒癌晚期,画风少女而且废。不嫌弃可以戳我玩√混语c圈,沉迷名朋无法自拔。

【双奇异】【水仙】【中古AU】Light And Shadow光与影

前文戳→引言
说在前面:
       ooc肯定有不好吃抱歉!水仙注意避雷虽然这一章小白还没出场x太久没有正经上皮了我已经有点摸不到奇异性格了qwq这一章主要是小黑的视角。
       这篇文主要是一个群戏的分支脑洞,主要注意力是放在两个国家的国师身上的x跟之前放出来的戏文不同,戏文因为篇幅受到限制(长了太刷屏没人看x)所以将重点放在了矛盾,而文章算是黑白奇异的前传吧xxxx
       如果不介意剧透的话,戏文戳这儿x↓
中古AU 自戏,勉强算个大纲?      
       因为我是黑奇异所以戏文是小黑的视角x

好啦x开始正文——


  寒风携裹着大雪像刀片一样切割着他的面孔,凛冽的风已经夺去了他的面部知觉,将他的思维搅乱成一团浆糊。在尼伯龙根群山中的暴风雪之中行进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里终年不化的积雪之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其中。
  或许Vincent也将会是其中之一。
  但也许死亡才应该是他的归宿。
  跨过这片群山,就是米德加德,两国之间有天堑阻拦,从山区翻越多半可以偷渡成功。Vincent挣扎着向前行进,他必须离开这个国度。
  尼伯龙根不需要废人,而他在彻夜赶工双手辗进磨药轴承严重受损之后,他连正常书写都做不到了。他是这个国家的弃子,而弃子要么被流放,要么沦落成为玩物以发挥自己最后的“价值”。他的尊严不允许他那么做,他宁可在风雪中寻找一线渺茫的生机。
  乌云翻涌低沉下压,天色逐渐昏暗难以辨别方向,而在雪山之中迷失方向则意味着死亡。他得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山洞,就像他之前几天做的那样。
  Vincent并不想死,但寒冷已经开始模糊他的神智。他已经在雪山中行进太久了,所带出来的粮食也已经消耗殆尽,如果明天还未能走出雪山——不,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就足以令他失去生命。
  积雪已经没过脚腕,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寒冷与疲惫消磨着他所剩无几的体力,湿冷的感觉侵入骨髓。
  Vincent开始绝望,死神的镰刀已经悬挂脖颈,随时都将挥下收割他脆弱的生命。他的视线逐渐开始被黑暗模糊,被寒冷侵蚀到麻木的双腿再难以支撑他的体重,他试着继续向前,却只能摔倒在雪地中再难挣扎着爬起,只能任由寒冷席卷全身,黑暗侵袭意识。
  死神的镰刀高高举起,即将挥落。

  卡玛泰姬。
  Ancient One自冥想中苏醒,她看见一人在尼伯龙根的暴风雪中寻觅生机,她知道那希望太过渺茫。但她听见了那人的名字,Vincent Strange——斯特兰奇。
  “我看见至尊法师,名为斯特兰奇。”她默念着这句话,意识到那个在风雪中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或许就是她在漫长岁月中遵循维山蒂的预言寻找的那个。而之前她一直将目光放在米德加德的Strange氏族,从未想过去尼伯龙根寻找未来的至尊法师。
  斯特兰奇,这个范围太过宽泛了,但她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可能性。
  因为那是整个米德加德,甚至整个人类的未来。
  两指并拢划出星火旋转,金色圆环打通空间,来源于异国的风雪跨越空间怕打在Ancient One的脸上,但身为这一任至尊法师的她早已不惧严寒。她跨过星火凝聚的空间之门,抬起双手向上拖起,金色魔法灵光闪过环绕Vincent的左右,将昏迷中的人自雪地中缓缓抬起。
  金色星火再度自空气中摩擦燃起,而后随着那一抹杏黄的踏入消隐无踪。

  Vincent没想过他还会睁开眼睛,在尼伯龙根的暴风雪中失去意识无疑就代表了死亡,但他却依旧在呼吸。仿佛死神狠狠的戏弄了他,将他扔至死亡的边缘,感受地狱阴冷的气息,聆听亡灵的哀嚎,在他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去的时候,又一脚将他踢回人世。
  炉火发出噼啪的声响将室内温度维持在一个适宜的程度,厚重的窗帘将光线阻挡,却依旧有阳光从缝隙中泄露进来,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金色的线。房间不小而且装饰繁复,地面花纹线路排布勾勒富有深意的图案,这儿的装饰看起来不像是尼伯龙根相对晦暗的风格,却也不像是米德加德的明亮轻快。
  他坐起来,发现自己一身厚重的棉服早已被换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看起来崭新的灰白色棉布衫,从样式上看,像是那些魔法师的制式服装。房间大门被推开发出声响,木门在地面上划过一道弧线,他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来者的光头。
  并不是他心存歧视,而是一个光头发型的女性着实有些视觉冲击。
  Ancient One感到有些头疼,米德加德的Strange氏族的长子Stephen Strange遭遇意外创伤,双手骨折断裂,在勉强接骨后依旧颤抖不止,试图通过来到卡玛泰姬修习法术以获取痊愈机会,甚至Strange勋爵觉得他的儿子甚至可能可以接任至尊法师——“我看见至尊法师,名为斯特兰奇。”米德加德的贵族几乎没有谁不知道维山蒂之书的预言,但Strange一族一直没有人的天赋足以成为至尊法师。但Stephen Strange不一样,他有着极强的魔法天赋,但是问题同样显现而出。Vincent Strange同样拥有足够高的魔法天赋,尽管他来自尼伯龙根,但他同样是“斯特兰奇”,维山蒂之书对此语焉不详,两个符合预言的斯特兰奇同时出现,无疑令人感到迷茫。这并不是好事,至尊法师只能由一人担任,而卡玛泰姬的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同时出现两名合格的继任者,但结果无一例外,一人成为至尊法师受万人敬仰,而另一人坠入深渊万劫不复,更有甚者去往了世界尽头的黑暗维度,带领多玛姆的失心魔军队给世界带来浩劫。
  这就像是宿命一样无法回避。
  但无论Ancient One内心怎样风起云涌,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她总不可能将Vincent扔回冰天雪地去自生自灭。
  “欢迎来到卡玛泰姬,Vincent Strange.”
  “卡玛……泰姬?”
  这个名词所代表的意义震的Vincent有些说不出话来,卡玛泰姬几乎是所有法师心目中的圣地,这里是维山蒂曾经的居所,是至尊法师的居所。但尼伯龙根人生活在龙诞生的土地上,米德加德人将他们当成异邦,甚至怀疑他们带有龙的血脉,这里几乎没有尼伯龙根人。而他根本没有想过他会到达这样一个……对米德加德人来说几乎是信仰的地方。况且他也并不是法师,在尼伯龙根,法师数量稀少,并且为贵族所包揽,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维山蒂指引我在风雪中找到你,Vincent,彼时你已经失去意识奄奄一息,阿戈摩多指引我将你带回。”
  “为什么?”
  Vincent感到不解,如果阿戈摩多会指引卡玛泰姬找到迷失风雪中的人,那么那片雪山也就不会埋骨无数。
  “因为……”
  Ancient One闭上眼睛,似乎在挣扎着决定什么,最终她还是选择如实相告。
  “维山蒂说——
我看见至尊法师,
名为斯特兰奇,
他似能辅佐勇士,
为人类带来真正的安宁。”

评论(5)

热度(9)